天水市秦州区被定为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试点,

2019-11-19 02:01 来源:未知

近日,临泽县林业局集中开展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调查摸底工作,在林改重点村召开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座谈会,通过座谈广大林农相互探讨对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认识、想法、打算,为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建言献策。五里墩村书记陈国荣高兴地说:“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这是个好事情,我们急需这样的好政策,把我们的林地盘活,能够充分发挥利用林地资源,真正为林农带来实惠。”

日前,省林业厅研究确定康县、秦州区、庆城县、榆中县、临泽县五个县区为全省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试点县,试点工作于今年9月开始,到2015年8月底结束,为期一年为。 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的实质是林地股份制流转,就是在农户承包经营的基础上按照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引导农民把依法获取的集体林地承包权转化为长期股权,变分散的集体林地资源为联合的投资股本,通过直接经营、参股经营或租赁经营等方式进行企业化运作,按股分配获取收益的一种集体林地经营制度的创新,建立起“林地变股权、农户当股东、收益有分红”的林地经营新机制。目的是为林业注入活力,给农民带来实惠,对农村经济发展发挥积极作用。 重点内容是组建林地产权股份合作组织。林地产权股份合作组织可依托村集体经济组织组建,直接吸纳农民以林地承包经营权入股,或可由工商企业、林业龙头企业、农民林业专业合作社领办组建,主要形式有:以农民纯林地入股组建的股份合作社。该形式入股的林地一般不作价,以农户承包林地面积量化入股,由林地合作组织统一组织对外发包或租赁,所得收益按农户林地入股的份额进行分配。以林地入股为主,吸收资金、技术等入股组建的林地合作组织。该形式一般由林地股份合作社领办,入股林地应作价折股,工商企业、林业龙头企业以投入、技术折价入股,林地股份合作社经营收益按股份进行分配。

——浙江创新思路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纪实

  中国绿色时报10月9日报道(记者  焦玉海) 8月29日,地处浙江中部大山深处的小城浦江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全国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现场会在这里召开。
  之所以选择浦江,国家林业局看重的是浦江以及以浦江为代表的浙江省创新体制机制,持续不断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
  三权分设,绿水青山变成活的资产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明晰产权、承包到户的主体改革任务完成后,如何让沉睡千年的大山苏醒过来,为林农增收致富贡献力量,成为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具体到市场经济发达的浙江,分散在一家一户的林地只有通过市场自由流通,进行规模经营,才能发挥出最大的生态和经济效益。但是,林权证发给了林地承包者,流转后经营者的权利如何保障?流转后的林地以何种形式与金融市场对接?
  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浙江省在龙泉市开展了林地经营权流转证发证制度试点,将承包权与经营权分离,形成集体所有权、林农承包权和林地经营权三权分置,对经营权进行流转。经营权流转证依法可以作为林权抵押、林木采伐和其他行政审批等事项的权益证明。这一做法得到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副总理汪洋的充分肯定。
  在此基础上,浙江省将三权分置的试点扩展到24个县,并制定出台了《浙江省林地经营权流转证发证管理办法》,为三权分置试点保驾护航。
  浙江省林业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林地经营权流转证发证制度的推行,实质上是通过林业主管部门的确权颁证,赋予经营权这一债权一定的物权功能,或者说是将承包人基于承包权所获得的一些物权功能通过林权流转部分让渡给流入方,既能有效保障原林权权利人利益、防止农民失山失地,又能保证林地实际经营权人的合法权益,使其放心大胆地投入,提高林地经营水平,为集体林业发展注入新的动力。
  目前,仅龙泉市已发放《经营权证》214本,涉及林地面积4万亩,流转证抵押贷款173笔5557万元。
  引入工商资本,活的资产成为活的资本   在当今的中国经济版图内,浙商是一只不可小觑的力量。只要是有利可图的行业,很少没有浙商的身影。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后,许多浙江商人开始将目光投向大山深处,寻找绿水青山背后的商机与财富。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通过转包、拍卖、租赁等形式,浙江累计流转林地1586万亩,实现流转金额293亿元。
  为了方便企业、个人经营林地,浙江创新金融服务体系,吸引工、农、中、建四大国有银行以及邮政银行、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14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开展林权抵押贷款业务,让“活树变活钱、叶子变票子”。目前,浙江省累计发放林权抵押贷款172.31亿元,贷款余额77.68亿元。
  浙江各地还在传统的林农小额循环、林地直接抵押、流转证抵押等贷款方式的基础上,探索了一系列新的贷款模式,以破解林权抵押贷款难题。丽水市推广的“林权IC卡”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从2010年开始,丽水在全市推广“统一评估、一户一卡、随用随贷”的“林权IC卡”,全市47.8万本林权证信息全部录入电脑,并向林农发放“林权IC卡”。金融部门以“林权IC卡”信息为依据,及时为农户提供放贷资金,减少了小额贷款的资产评估程序,也促进了金融机构对农户授信工作。截至今年7月,全市金融机构对林农授信131亿元。林农在授信额度内,可以随时到授信银行支取贷款,节约了大量时间。
  入股分红,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国家得生态、农民得实惠,这是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根本目的。因此,检验改革成败,一要看绿水青山能不能保得住,让全民共享生态福祉的同时为子孙后代留下永续发展的资源,再有就是要看金山银山能不能为民所用,成为林农致富增收奔小康的资产。
  浙江在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中尤其重视林农利益的保护,探索实施了浦江县为代表的以资源带动资本和就业为目的的林地股份制合作模式、安吉县为代表的以集约经营提高林农收入为目的的林木股份制合作模式、丽水市为代表的以稳定农村家庭承包制为目的的股份制家庭林场模式。这三种在浙江广为推行的林地规模经营模式,最大的共同点就是充分保障林农的合法权益,让林农依托林地林木资源获得稳定的分红收入。
  浦江县桥头村是一个很小的山村,仅有97户。2012年9月,浙江马岭生态农业开发公司希望承包桥头村2658亩林地种植香榧,但村民们意见不统一,有的嫌租金太低,有的担心租期太长,一时形成僵局。后来经多次协商,最终形成村民自愿以林地入股的形式与马岭生态农业开发公司共同开发林地,共享林地长期增值的收益。具体分红方法是:在香榧产出前20年按省级生态公益林补助标准给农户保底收入。香榧产出后每个10年以5%递增分红,而且约定如果香榧青果折算后收入低于300元的,仍按保底分红每亩300元计算。
  “按50年合同期计算,农民每亩林地可分红5万元以上,与之前传统流转模式每亩500元-1000元相比,收益高出不止50倍。”浦江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说。这是浦江县林地股份制合作中针对香榧产业前期投入大、经营周期长的特点探索实施的“保底 递增”分红模式。而产出相对较快的毛竹林,浦江采用的是“保底 保值”分红模式,每年按每亩340元给林农保底定价分红,若毛竹市场收购价提高,则将超额部分折算现金进行盈余分红。
  林地变股权,林农当股东,收益有分红。浙江通过股份制合作创新林业经营主体,促进林地适度规模经营,不仅有效解决了林地转让过程中林农只拿到眼前利益,不能享受长远利益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让林农与工商企业结成利益共同体,规避了潜在的利益冲突,实现林业发展的和谐稳定。2014年,浙江农村居民人均林业纯收入3219元,同比增长9.6%,林业对农民增收的贡献率达22.5%,重点林区县农民收入的50%以上来自于林业。

——聚焦浙江省浦江县林地股份制改革

  中国绿色时报12月7日报道(记者  迟诚  通讯员  胡耀升) 在浙江省浦江县,流转一亩香榧林,按50年合同期计算,至少可分红5万元以上,与之前传统流转模式每亩500元-1000元相比,收益高出了不下50倍。
  浦江是怎么做到的?
  这源于浦江启动的林地股份制改革。这种“林地变股权、农户当股东、收益有分红”的林地经营机制,让林农和工商企业结成利益共同体,让林地效益和林农收益实现了最大化。
  “资本 ”撬动
  让林地资产活起来
  73.3%的森林覆盖率是浦江林业发展的绿色资本。2008年浦江推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以来,解放了林地生产力,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积极性,为有效解决温饱问题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林业现代化的推进,一家一户分散经营的模式,极大地制约了林业的资本投入和技术推广,进而迟滞了适度规模经营的发展进程。
  为突破瓶颈,浦江县通过组建林地股份合作社,鼓励林农以林权入股,吸引工商资本投入规模化林业发展,走出了一条林业增效、农民增收、生态良好的发展之路。
  受制于林地所有权的制度约束和农民契约意识淡薄的现实困境,社会工商资本进行林业投资,其安全性、合法性得不到保障。以往工商资本向农民一次性租赁获取林地数十年的长期经营权,这种简单集聚经营的方式在农村遇到了强大阻力,工商业主与农民之间的摩擦和纠纷不断,最终使得规模经营举步维艰,林地流转困难重重。
  改革势在必行。2012年,浦江立足实际,全面启动了林地股份合作制改革,主要考虑林地的投入更具有长期性、更需要规模化,必须依赖工商资本的有效投入。为此,浦江按照政府引导、农民自愿原则,把农民的林地承包权转化为长期股权,变分散的林地资源为联合的投资股本,同工商资本进行有效对接。这样,既确保了农民的长期收益,也为工商资本的规模化经营创造了有利条件,真正实现了农民和工商资本的互利共赢。
  “保底 ”分红
  让林农利益最大化

  利益分成是林地股份合作制改革的核心。如何在改革过程中切实维护好农民的利益,更是改革成败的关键。林地是农民赖以生存的资本,考虑到林地作为股份投资的特殊性和农民承担风险的脆弱性,浦江要求林地股必须有别于一般意义上“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资金股,创造性提出“保底 分红”的林地股份制改革新模式。
  浦江的“保底 分红”模式分为两种。
  一种是“保底 递增”的分红模式,这种模式主要应用在周期较长的树种上,比如香榧。以入股50年为例,前20年,每年按照当年的省级生态公益林年度补偿标准分红;后3个10年间,分别按5%、10%、15%比例递增分取香榧青果的方式分红,但保底分红不少于每亩300元。据此测算,50年合同期农民每亩林地可分红5万元以上,与之前传统流转模式每亩500元-1000元相比,收益高出了不下50倍。
  另一种是“保底 保值”分红模式,这种模式主要应用在周期较短的树种上,比如毛竹。实行林地股份化流转机制后,组建林地股份合作社流转的竹林,每年按每亩340元保底定价分红,若毛竹市场收购价提高,则将超额部分折算现金进行盈余分红。
  通过这两种模式,林农与工商企业结成利益共同体,每位股东既享有保底利益,又有分红的预期,有利于规避潜在的利益冲突,吸引社会资本入林,实现林业发展的和谐稳定。浦江县虞宅乡桥头村林地股份化流转后,将农民同马岭生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绑成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农民从以前的不关心甚至阻挠开发,变为主动关注、支持开发,留守村里的40余位妇女和中老年人实现了在家门口打工,公司每年支付给村民劳务工资80余万元。
  林地股份制改革激活了浦江的林业经济,生动地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如今,浦江的林地股民不断壮大,林地股份合作社达到22家,参股农户2932户,参股林地面积1.9万亩,吸引工商资本6亿元,成为全国成立林地股份合作社最多的县。林地入股也激发了林农和企业发展林业的积极性,浦江的香榧种植面积快速增长,达到3.8万亩,成为“中国香榧之乡”,其中5200亩的留家坪香榧种植基地成为全国最大的已投产香榧基地。
  从浦江看全国,在深化林改的道路上,林地股份制改革或许还可在更多的山林开花结果,激发出更多的林改活力。

据悉,临泽县被甘肃省林业厅确定为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5个试点县之一,试点工作于今年9月开始,到2015年8月底结束。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的实质是林地股份制流转,就是在农户承包经营的基础上按照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引导农民把依法获取的集体林地承包权转化为长期股权,变分散的集体林地资源为联合的投资股本,通过直接经营、参股经营或租赁经营等方式进行企业化运作,按股分配获取收益的一种集体林地经营制度的创新,建立起“林地变股权、林农当股东、收益有分红”的林地经营新机制,促进林地、资金、技术等生产要素优化配置,为林业注入活力,给农民带来实惠。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11599发布于农业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天水市秦州区被定为集体林地股份制改革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