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代表蔡继明建议改革增减挂钩与宅基地

2020-02-13 09:46 来源:未知

蔡继明代表做客中国经济网在线访谈特别节目——

全国人大代表蔡继明建议改革增减挂钩与宅基地制度 推动农村闲置建设用地直接入市 3月1日,全国人大代表、民进中央常委、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在京举行2018两会议案建议信息发布会。围绕三块地改革(农村土地征收、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和宅基地制度改革),蔡继明将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提出多项议案和建议。蔡继明建议,改进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取消国土资源部每年下达的全国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周转指标,按照市场配置资源的要求,由各地自行决定和调整增减挂钩的规模和地区。他还建议,赋予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完整的用益物权,拥有与城市住房建设用地使用权同等的权能。 建议取消增减挂钩指标配置 蔡继明表示,当前中国建设用地在城乡之间的分布严重失衡,农村大量闲置的建设用地亟待入市。 农村大量建设用地是低效利用或闲置浪费的,一户多宅和空心村现象非常普遍,而城市则由于住宅用地紧张房价过高,2.23亿农民工及其家属作为城镇非户籍常住人口处在半城市化状态。所以,当前亟需将农村闲置的建设用地优化配置到城市。蔡继明说。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城乡常住人口的比例已达到57.35:42.65,但城乡建设用地的比例只有32.39:67.61。这意味着城镇常住人口是农村常住人口的1.34倍,而村庄建设用地则是城镇建设用地的2.09倍。 在现行土地制度和土地用途管制下,城市周边的农地有巨大的增值空间但没有建设用地指标,偏远农区虽然有建设用地指标但没有增值空间。 在此背景下,国土资源部出台了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将农村分散零碎闲置的建设用地复垦为耕地,把相应的建设用地指标平移到城市周边的农村。 蔡继明指出,增减挂钩仍然采用的是计划配置土地资源的方式。其最重要的指标全国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周转指标,每年是由国土资源部实行总量控制并以指令性计划的形式分配给各省市自治区的,后者同样再以指令性计划指标的形式层层分解分配给各市县区。这显然并不符合土地资源配置市场化改革的要求。 其次,增减挂钩仍然是由政府主导、通过非公益性征地的方式实现的,即由政府将农村集体土地征收为国有土地最终再转化为城市建设用地,相当大部分的土地增值收益还是流到政府手里。蔡继明建议,严格界定公共利益征地范围,政府为建设工业园区和新城区组织实施的居民搬迁安置工程,不宜列入公共利益范畴。 他建议,将增减挂钩周转指标由计划配置改为市场配置。取消国土资源部每年下达的全国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周转指标,由各省市自治区及地级市根据《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以及刚刚发布的《国土资源十三五规划》,在确保国家基本农地数量和质量以及粮食安全的前提下,在农民自愿的条件下,按照市场配置资源的要求,自行决定和调整增减挂钩的规模和地区。 此外,他建议允许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在农民(集体)之间实现,允许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指标在农民(集体)之间流转。允许偏远地区的农民(集体)在将其节省的建设用地(包括宅基地)复垦后得到的建设用地指标,转让给城镇周边的农民(集体),后者可以直接将其相应的农地转变为建设用地,或自主开发利用,或通过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进行交易。 赋予宅基地完整的用益物权 蔡继明表示,农村现有19.12万平方公里集体建设用地中70%以上是宅基地,农村宅基地制度的改革是一大关键。 如果我们突破对农村宅基地流转的限制,仅允许其中三分之一闲置的部分通过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等方式进入城市建设用地市场,就可使城市建设用地增加48.7%,由原来的9.16万平方公里增加到13.62万平方公里。 他认为,这一改革不仅能够从根本上改变城市住宅用地供给不足而导致房价居高不下的局面,而且开辟了一条增加农民财产收入的渠道,加快农民工的市民化。 近两年来,三块地改革试点地区在农村宅基地制度改革收效甚微,农民宅基地用益物权的赋权和保障问题基本没有触及。2017年底三块地改革试点期限临近,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试点改革延期1年。蔡继明建议在未来一年改革试点中,积极探索赋予农民宅基地完整的用益物权,与国有住宅建设用地同地同权同价。 在他看来,农村宅基地使用权与城市住房建设用地使用权最大的不平等在于,前者只有占有、使用的权能,没有处分、收益的权能,而后者则拥有用益物权的全部权能。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探索宅基地所有权、资格权、使用权三权分置,在落实宅基地集体所有权,保障宅基地农户资格权和农民房屋财产权的基础上,适度放活宅基地和农民房屋使用权。蔡继明认为,这就是要赋予农村宅基地使用权完整的用益物权,拥有与城市住房建设用地使用权同等的权能,包括使用、收益、处分、继承的权能。 他建议在《物权法》上,应将农村宅基地使用权与城市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合并为一权,统称为宅基建设用地使用权,其载体可以是国有土地,也可以是集体土地。建议将《物权法》第十三章第一百五十二条修改为:农村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具有与城市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同等的用益物权。农村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人依法对集体所有的土地享有占有、使用和收益的权利,有权依法利用该土地建造住宅及其附属设施。 同时,建议在《土地管理法》中写入村民已获得的宅基地使用权具有完整的用益物权属性,可以继承和有偿退还给集体,也可以在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和外部出租、转让、抵押、担保等条款。

截至去年底,全省贫困县已签订45个增减挂钩节余指标流转协议,流转节余指标3.18万亩,流转收益84.02亿元

乡村振兴离不开新型城镇化

www.11599.com,今天,株洲市茶陵县腰潞镇潞理村村民一大早就忙开了。大伙儿趁着难得的晴天,在村前那片宽阔平整的土地上忙活。而1年多前,这片农地还是一片老宅旧屋。这片老宅地变成农田,得益于我省正在实施的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

本报记者 吉蕾蕾 张雪

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即将农村建设用地减少部分与城镇建设用地增加部分挂钩,最终使建设用地总量不增加、耕地面积不减少。如,农村整治空心房,使一定面积的建设用地变为耕地,城镇就可增加相应面积的建设用地。

3月1日,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蔡继明做客中国经济网在线访谈特别节目,介绍了与土地制度、乡村振兴等相关的议案和建议情况。

2017年以来,我省将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与脱贫攻坚、乡村振兴打通,允许贫困地区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地区流转、交易,有效破解城市建设缺地、乡村脱贫缺钱难题。

乡村振兴离不开新型城镇化

茶陵县2017年和2018年纳入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的土地面积分别为2739亩和3000亩,其中便包括腰潞镇潞理村拆旧区土地。这个村先后有37.81亩荒废建设用地被复垦为耕地,并在这片复垦地上栽种了花生、大豆和玉米等农作物。对全县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茶陵县政府先后与株洲市云龙示范区、荷塘区人民政府、洣水产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签订流转协议,目前共流转节余指标1220亩,实现流转收益2.5亿元。流转收益成为当地发展特色产业、脱贫攻坚的重要支撑。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并提出要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开展这一工作。

截至2018年底,我省贫困县已签订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流转协议45个,共流转节余指标3.18万亩,实现流转收益84.02亿元。

乡村振兴如何实现产业兴旺,路径是什么?蔡继明代表表示,乡村最大的资源禀赋是农业资源。“产业兴旺就是利用农村现有的资源发展农业生产,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他说,发展农业仍然要回归到土地上,加快土地流转,扩大土地规模经营,让土地的价值在流转当中体现出来。

省自然资源厅表示,我省将进一步用好用活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在全省全面推进农村空心房整治,将空心房整治腾退出来适合复垦为耕地或林地的土地,纳入增减挂钩范围。我省还在积极争取将深度贫困地区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调剂,拓展贫困地区增减挂钩节余指标流转交易渠道,消化全省节余指标存量。

蔡继明代表认为,乡村振兴离不开新型城镇化的同步推进。随着农业劳动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农村的剩余劳动力还要大量转移到城市中去。在这个过程中,农村每一户家庭拥有的土地规模能逐步扩大,达到规模经营的要求,城乡经济人口才能够大致平衡。同时,还要推动都市圈的建设,促进农民市民化的实现。

激活农村闲置建设用地

蔡继明代表表示,当前建设用地在城乡之间的分布严重失衡,农村大量闲置建设用地亟待入市。

“农村大量建设用地处于低效利用中,一户多宅和‘空心村’现象普遍,而城市的住宅用地很紧张。当前亟需将农村闲置的建设用地优化配置到城市。”蔡继明代表说。

目前,城市周边的农地有巨大的增值空间,但没有建设用地指标,偏远农村地区虽然有建设用地指标,但没有增值空间。对此,国土资源部出台了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将农村分散闲置的建设用地复垦为耕地,把相应的建设用地指标平移到城市周边的农村。

蔡继明代表建议,未来应将增减挂钩周转指标由各省区市及地级市根据相关政策,在确保国家基本农地数量和质量以及粮食安全的前提下,在农民自愿的条件下,按照市场配置资源的要求,自行决定和调整增减挂钩的规模和地区。

蔡继明代表建议,解决农村闲置建设用地问题,应允许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在农民之间实现,允许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指标在农民之间流转。

责任编辑:朱瑞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11599发布于www.11599.com,转载请注明出处:全国人大代表蔡继明建议改革增减挂钩与宅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