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前半年实现全覆盖,书香阵阵溢乡村

2019-09-05 14:16 来源:未知

湖南省株洲市攸县石羊塘乡谭家垅村公共文化服务的新举措——高桥农家书屋下出“五黄蛋”,就像南方早春中绽放的金黄油菜花,为村民的文化生活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

核心提示:现在我们村也有农家书屋了,不仅有政策法规、养殖种植、家庭医疗等方面的图书,还有报刊、影视光盘等,真是太好了!近日,正在村

“我们最喜欢到农家书屋看书,这里有科普书籍,能让我们学到很多科普知识,这里还有童话书籍、故事会,在这里我们可以读到很多童话和故事”,7月15日,在和硕县苏哈特乡苏哈特村农家书屋看书的几位小朋友开心地说道。

日前,汤垟乡针对农家书屋积极创新管理模式,分别与学校、各村委会和卫生院签等7家单位签订管理协议,将图书的借阅权和管理权下放到各单位。此举不仅满足了老百姓的阅读需求,也提高了农家书屋的利用率。

群众需求,催生书屋“下蛋”

“现在我们村也有‘农家书屋’了,不仅有政策法规、养殖种植、家庭医疗等方面的图书,还有报刊、影视光盘等,真是太好了!”近日,正在村里新建的“农家书屋”里看书的霸州市南孟镇任水村养殖户李亚彬高兴地说。

当日,和硕县苏哈特乡苏哈特村农家书屋里,许多孩子正在这里借书看书,13张座椅坐得满满的。据农家书屋管理员于心勤介绍:“学生放假后,孩子们几乎每天都要到农家书屋看书,特别是少儿类的科普读物、故事会等最受欢迎。”现在,农家书屋已成为了该村学生的“第二课堂”、暑假免费的“乐园”,而这仅仅是该县农家书屋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汤垟乡村民对文化的需求也进一步提升。去年5月,在县文广新局、图书馆的支持下,汤垟乡开办了第一个农家书屋,备有各类图书3600册,报刊三十余种,音像制品70余种,碟片100个,并配备自带VCD播放功能的电脑4台。但是,由于村庄之间老百姓比较分散,这使得农家书屋的实用性大大减弱。为此,汤垟乡积极探索新的管理模式,方便老百姓借书、读书。

群众对文化的需求是高桥农家书屋这只“母鸡下蛋”的初衷。

日前,随着最后一批“农家书屋”图书配送工作结束,霸州市373个行政村提前半年实现了“村村有书屋”的全覆盖目标任务。

据悉,农家书屋工程是一项利国利民的惠民工程、民心工程、德政工程,它是为满足农民文化需要,在行政村建立的、农民自己管理的、能提供农民实用的书报刊和音像电子产品阅读视听条件的公益性文化服务设施,该县于2008年启动农家书屋建设工程,目前,该县已建设完成农家书屋19家,拥有图书25533册,光盘1808盘,其中2008年建成农家书屋3家、2009年建成农家书屋7家、2010年建成农家书屋6家、2011年建成农家书屋3家,每个农家书屋都配备了价值为2万元不低于1500册的图书、音像制品、报纸、期刊等出版物及书架、报刊架、DVD机等配套设施,切实解决了该县2万多名农民群众“借书难、看书难”等问题。

“自建立农村书屋以来,我们多方位、多角度地提升它的价值。今年年初开始,我们积极与乡里的村民、学校、卫生院等合作,让他们共同参与书屋的建设和管理,创建新的管理模式。”汤垟乡文化员王伟军介绍,具体做法是由各单位指定一名管理人员,有人要借书,直接与本单位的管理员联系,由管理员到农家书屋借阅他们需要的书籍。这个模式推出后,免除了大家路上奔波浪费时间,深受老百姓的欢迎。

石羊塘乡谭家垅村的高桥农家书屋建于2011年7月,是湖南科技大学退休教授夏昭炎筹集资源建设的书屋,现有图书7000余册,吸引了附近3个乡8个村的村民来借书,6年多来共借阅了7000余人次,在周边小有名气。虽然石羊塘乡其他村也有农家书屋,但由于各种原因,乡亲们借书不便,常常舍近求远,到高桥书屋借书。

据悉,霸州市作为河北省首批“农家书屋”建设工程示范县市,把“农家书屋”建设作为切实解决农民文化生活的重要抓手,大力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全市各“农家书屋”藏书均达到2000册以上,涵盖政策法规、农业科技、幼儿教育、家庭医疗、生活保健、民风民俗、社交文艺等图书20余类;戏曲、歌曲、影视等光盘100多张;党报、党刊及涉及农村生活、时尚娱乐的报刊、杂志20余种。

“自从2011年村里有了农家书屋,村民一有空就往这儿钻,关于蔬菜种植、大棚管理、葡萄种植等图书特受村民们的欢迎”,和硕县乃仁克尔乡本布图村农家书屋管理员奥曲尔如是说。

“学校的图书存量低,满足不了学生们的需求。现在我们可以借阅农村书屋里的书,越来越多的老师和学生去农村书屋借书了。”汤垟乡中心学校校长裘群雷表示。

为方便其他村村民看书、借书,高桥书屋这只“母鸡”尝试“下蛋”——把一部分图书下到5里远的界市创办借阅分点。“下蛋”当天,一下子来了十几个孩子看书、借书。刚从广东务工回来的廖石仔当天也选了几本种植葡萄、养鸡、养鱼的书,他说:“我田里种葡萄,山上养鸡,塘里养鱼,城里人来采摘葡萄,还会买山上放养的柴鸡,买鸡粪养的鱼,还会在‘农家乐’吃饭。看了书,我找到了在家乡的致富路。”

自2008年启动实施 “农家书屋”建设工程以来,霸州一方面将符合条件的村街积极上报省新闻出版局,争取中央和省级配套资金,另一方面帮助尚不符合“农家书屋”建设标准村街,开展自筹捐建工作。几年间,通过企业和村街共同筹资,共建设完成“农家书屋”20家。为给村民提供优良的读书环境,协调资金156万元为各书屋配备了书架、书桌、椅子等硬件设施。为切实发挥“农家书屋”服务职能,不断建立健全“农家书屋”管理制度,定期组织“农家书屋”专兼职管理员进行培训,为每位管理员发放了《农家书屋管理制度》、《农家书屋借阅制度》、《图书馆管理员守则》等相关材料,提高了书屋管理员业务素质,做到了规范管理、责任到人,使“农家书屋”的管理、运行不断规范。

据悉,自各行政村“农家书屋”建立以来,该县先后组织开展了形式多样的读书活动,各行政村还以农家书屋为依托,积极开展科技之冬培训、农民工培训、农业实用技术培训、法制教育、科普文化等各种活动,使农家书屋成为了该县各族农民群众的“文化粮仓”、致富的“加油站”、方针政策的“大讲坛”、科普法制的“宣传队”。

www.11599.com,据了解,汤垟乡农村书屋还与合作单位建立了慈善眷属制度,大家有多余的书可以捐献出来,扩充到书屋中。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书屋收到村民捐献书籍126册,在外华侨捐献书籍600册。此外,县图书馆也捐献了书籍2600余册,碟片100多个。“我们想通过这样的管理模式,借助农村书屋这个平台,将阅读融入到大家的日常生活中,丰富村民精神文化生活。”乡组织委员刘静说。

农家书屋“下蛋”就这样成功了,这说明,只要选点恰当,书屋就不会像设在村委会的书屋那样闲置起来。良好的效果,进一步坚定了高桥书屋继续“下蛋”的信心,而且也引起了谭家垅村村支两委的重视。

“农家书屋”的全覆盖,进一步完善了霸州公共文化服务设施体系,解决了广大农民群众“买书难、借书难、看书难”的问题,保障了农民群众的文化权益。

现在,农家书屋不但是孩子们的“暑假乐园”,更是村民休闲学习、查阅资料的“图书馆”,农家书屋已成为该县各族农民群众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精心选址,悉心打造“窝点”

据悉,今年该县还启动了和硕县乃仁克尔乡乌勒泽特村、和硕县乃仁克尔乡艾勒斯特村、和硕县塔哈其乡阿尔文德尔文村、和硕县乌什塔拉乡沙井子村的农家书屋建设,届时将完成23个行政村的23个农家书屋建设任务。

村支书了解到书屋“下蛋”情况后,开始在全村为高桥书屋寻找有条件的屋场,为书屋再“下蛋”踩点。

其标准有3个:一是居民较集中,二是有热心人管理,三是能无偿提供场地。最后,村支书找到了两个理想的“下蛋”窝点:一个点是陈家场,地处镇集市附近,6个居民组连成一片,有100多户、400多人,农家书屋借阅分点设在82岁老党员夏贱秀家里,虽然是谭家垅村“下蛋”自办的,但得到了镇文化站和县图书馆的支持,也挂上了“石羊塘镇农家少儿图书室”牌子;另一个点在杏塘村村支部书记家开的农药门市部里,这里是来往行人的歇脚地,也是几个村民组集聚地,该村村支书在门市部旁边腾出一间屋子做书屋,能够吸引众多读者。谭家垅村两委干部们从村部尘封多年的农家书屋中精选1280本书,一分为二,分送到两个“窝点”。这样,连同第一个试点的界市书屋,高桥书屋总共下了3个“蛋”。

造福乡里,广受村民欢迎

事实证明,书屋“下蛋”的效果十分明显。

据了解,陈家场借阅分点“下蛋”仅半个月,就借出了300多本图书。义务管理员夏贱秀说,书屋好,很受欢迎,只是少儿图书太少了,借出的书一还,便有几个孩子来“抢”。因此,“母鸡”高桥书屋又向这个分点增加了几十本少儿图书,第二天这些新增图书就又全部被借走了。

为发挥闲置农家书屋的作用,“母鸡”高桥书屋向邻村南田村商议,把他们村的书屋也照样“下蛋”到两个分点,统一归高桥书屋管理。两个村的书屋合起来就下了5个“蛋”。这5个“蛋”每年轮流滚动一次,每个书屋5年内每年都能更新一次图书。这样,图书多了,读者就会增多;图书更新了,读书的人就会更多。

读书风气慢慢在这两个村的村民尤其是孩子身上形成,农家书屋在推动全民阅读中也发挥出了应有的作用。

书屋“下蛋”,这个法子管用

这几年,国家大力推动公共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发展,更多资源向农村倾斜,公共文化设施建设遍地开花。如何发挥好农村公共文化服务设施的效用,既要建好,更要管好用好,是一个需要破解的难题。对比杏塘村与南田村农家书屋发挥的作用,我发现,农村需要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只要用心做用心管,设施就能充分发挥作用。

首先,选好点是前提。

农村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往往建在村委会,这样做虽然省事,但村委会所在地不一定是村民集散地,人气不旺,使用、管理都不方便,设施利用率低。如果采用农家书屋“下蛋”的做法,公共文化服务设施在选点时,突破公共设施必须建在集体场所的老思维,选居民密集、往来人员多的地方,直接设在居民提供的场所,就能够保证文化设施天天开放,不愁没有使用设施的人。今年春节期间,陈家场借阅分点照常开放,仅几天就有500多人次借阅,这样的效果,如果设在村委会是不可能有的。

其次,用对人是关键。

农村文化设施的管理人员大部分是由村委会指定人或兼职,平时工作忙,没有更多精力投入,文化设施基本处于关闭状态。如果选那些有爱心、甘愿奉献且有文化的人管理,就能够让文化设施更好发挥作用。从调研中看,陈家场书屋管理员是一位老党员、老妇女主任,责任心强,为调动孩子们借书看书,花了不少心思。书屋从2016年9月中旬“下蛋”到来年春节,仅仅4个月就有超过2000多人次借阅。

再次,对路子是基础。

文化设施普遍受农村欢迎,但全国农村千差万别,对文化的需求也各不相同,如果没有针对性,公共文化服务就难以取得理想效果。调研中,我在“母鸡”所在点高桥书屋统计了借阅本,发现在所有7000多借阅人次中,绝大部分是孩子借阅,成人借阅量不足100人次,仅占借阅量的1.4%,主要借阅的是健康、农业科技、小说、法律类图书。一方面,少年儿童借阅比例如此之高,另一方面适合少儿的图书与其他图书的配置比例倒挂,高桥书屋7000余册图书,少儿、文学艺术、教育等类图书只有2200多册。书屋管理员也反映,书屋配书要对路,现在看书的主体是孩子,希望今后政府多配适合孩子的图书,这样孩子借书就会更多,也能够从小培养他们的阅读习惯。

最后,强管理是保障。

虽然这5个“蛋”与以前设在村委会的农家书屋全年都没有人借阅、图书还有丢失现象相比,有了明显的效果,但5个点之间也有差别。借阅人次多的陈家场分点超过2000人次,而借阅少的点只有100多人次。我了解到,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差别,除了有的分点人流更集中、少儿图书更多外,还有一重要的原因是管理创新吸引了不少读者。陈家场分点的管理员为每一个借书的孩子建立档案,经常与孩子和家长沟通,鼓励孩子们读书,而且坚持每天开放甚至春节期间也不休息。同时,高桥书屋这只“母鸡”用社会热心人士捐赠的图书作为奖品,无论本村外村,只要借阅达到10次的孩子,都奖励一本图书,激发了孩子们的读书热情。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11599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提前半年实现全覆盖,书香阵阵溢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