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景观遗产保护如何创新性发展,农业文化遗

2020-02-13 03:51 来源:未知

三是企业与社区的关系。企业利用现代化管理方式和强大资本投入,推动了旅游发展,但由于一些企业不重视长期投入而只重视短期效益,只重视了规范化的景区管理而忽视农业、农村、农民的特殊性。事实证明,农民通过自身或合作组织在农业生产基础上发展旅游,要比“企业 农户”的方式更有利于遗产保护与旅游发展的协调,更有利于农民文化自觉性和自信心的提升。农民整体迁出造成原居住地过度商业化、农民以土地入股缺乏对土地的亲近感、农民以农场工人形式参与“标准化”生产而缺乏传统技艺的传承,其结果必然是对农业文化遗产的破坏。

图片 1

湖州:遗产地成为青少年研学基地

责任编辑:梁冰清

农业文化遗产旅游发展需要处理好六个关系

尤溪县积极实施旅游开发提升工程,用好联合梯田“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这块金字招牌,打造“七彩梯田、仙境联合”,带动当地民宿、餐饮、交通等同步发展,实现村财收入和农民收入“双增收”;实施农耕文化提升工程,深挖梯田农耕文化,将脍炙人口的山歌、农谚、古诗词、传统文化节日编入尤溪县中小学乡土教材,推出了《珠壁联合》《梯田彩霞》等歌曲;旅游布局趋于完善,聘请国内着名规划设计公司,编制梯田详细规划和景观设计,打造梯田农耕文化小镇及久泰现代农业水果小镇,以及梯田农耕文化、梯田水岸休闲体验区、半山梯田观光休闲度假体验区、梯田休闲养生度假体验区;赛事节庆亮点纷呈,已连续三年成功举办联合梯田国际山地马拉松赛,吸引了来自国内知名社团及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马拉松选手和跑步爱好者们参加;每年定期举办伏虎岩庙会、开耕节、丰收节、熬“九粥”等民俗活动,活动包括农村淘宝体验、传统农具展示、“丰收节”实景演出、参观连云大地艺术馆、朱子家宴、农业科普等,并举办夹豆子争霸赛、插秧游戏、稻里淘金、水稻收割打谷体验等系列趣味活动,推动联合梯田知名度和美誉度再上新台阶。

闵庆文

2011年3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决议,将每年的5月19日正式确定为国家旅游日。2018年活动主题是“全域旅游,美好生活”。

近年来,湖州市委、市政府一直秉承“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大力推进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形成了政府主导推动、社会多方参与、市场化运作的保护与发展长效机制。2017年沿袭2500多年的浙江湖州桑基鱼塘系统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

衡量农业文化遗产旅游是否成功的标志是看是否有益于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衡量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是否成功的标志是看传统农业生产是否可持续。“处处都是旅游资源,时时都是黄金季节,人人参与旅游发展”的全域旅游发展理念,为农业文化遗产旅游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将有助于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坚持“保护优先、适度利用,多方参与、惠益共享”原则,农业文化遗产也将成为优秀的全域旅游发展示范区。

内容摘要:2011年3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决议,将每年的5月19日正式确定为国家旅游日。2018年活动主题是全域旅游,美好生活。全域旅游

原标题:乡村景观遗产保护如何创新性发展

二是居民与游客的关系。农业文化遗产发展旅游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本地文化保护与外来文化冲击的影响。在一些地方出现了两种错误倾向,一是遗产地居民为了迎合外来游客的需要,刻意或者不情愿地做出不符合遗产保护基本要求的改变,比如随意篡改地方民俗进行没有任何科学性和思想性的“编故事”,将传统的很庄重的婚事庆典作为一般民俗纳入旅游参与性节目表演,使得庄严民俗庸俗化;二是一些游客以“强者”心理,看到遗产地农村居民也开始使用一些现代日常生活用品,而指责遗产地居民生活没有百分百保留“原生态”。

一是农业与旅游的关系。作为传统农业生产系统的农业文化遗产具有诸多功能,但其中最核心的依然是生产功能。比如哈尼梯田,尽管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但它的核心依然是农业生产。只有让农民仍然愿意经营农业,才有可能保护好这个遗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遵循农业的基本生产规律、满足农民的基本诉求。在农业文化遗产地,应当是“农业 旅游”的发展理念,而不是“旅游 农业”。因为前者是拓展农业功能的体现,旅游是为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服务的;后者是丰富旅游产品的要求,农业是为发展旅游服务的。农业文化遗产地的旅游产品设计,应当以农业生产为基础,通过旅游等产业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应当采取不同于“农业嘉年华”“农业观光园区”等的规划与发展思路。

市场驱动,让桑基鱼塘系统文化的“价值”再生。为进一步挖掘文化价值,促进桑基鱼塘系统文化与旅游业发展,形成一二三产融合发展,湖州市以湖州荻港徐缘生态旅游开展有限公司为龙头,成立湖州市桑基鱼塘产业协会,订单式开发桑、蚕、茧、鱼等农产品和文化创意产品,延长产业链,提升价值链。在桑基鱼塘核心保护区打造桑基鱼塘农业文化景区,引进了国内外桑树品种100多个,建立了“百桑园”,每年举办鱼文化节、蚕花节等节庆活动,极大地促进了当地乡村旅游的发展,刺激了消费,带动了经济发展。2017年,桑基鱼塘生态农业景观为区域系统内12万南浔人人均创造了13926元的财富,占年收入的52.76%,2018年南浔区休闲农业旅游收入3.4亿元。 韩明丽

一是农业与旅游的关系。作为传统农业生产系统的农业文化遗产具有诸多功能,但其中最核心的依然是生产功能。比如哈尼梯田,尽管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但它的核心依然是农业生产。只有让农民仍然愿意经营农业,才有可能保护好这个遗产。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遵循农业的基本生产规律、满足农民的基本诉求。在农业文化遗产地,应当是“农业 旅游”的发展理念,而不是“旅游 农业”。因为前者是拓展农业功能的体现,旅游是为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服务的;后者是丰富旅游产品的要求,农业是为发展旅游服务的。农业文化遗产地的旅游产品设计,应当以农业生产为基础,通过旅游等产业实现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应当采取不同于“农业嘉年华”“农业观光园区”等的规划与发展思路。

从政策支持看,2015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意见》就指出,“积极开发农业多种功能。保持传统乡村风貌,传承农耕文化,加强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掘和保护。”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实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工程,切实保护好优秀农耕文化遗产,推动优秀农耕文化遗产合理适度利用。

兴化:农旅结合助推乡村振兴

2011年3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决议,将每年的5月19日正式确定为国家旅游日。2018年活动主题是“全域旅游,美好生活”。

二是居民与游客的关系。农业文化遗产发展旅游面临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本地文化保护与外来文化冲击的影响。在一些地方出现了两种错误倾向,一是遗产地居民为了迎合外来游客的需要,刻意或者不情愿地做出不符合遗产保护基本要求的改变,比如随意篡改地方民俗进行没有任何科学性和思想性的“编故事”,将传统的很庄重的婚事庆典作为一般民俗纳入旅游参与性节目表演,使得庄严民俗庸俗化;二是一些游客以“强者”心理,看到遗产地农村居民也开始使用一些现代日常生活用品,而指责遗产地居民生活没有百分百保留“原生态”。

尤溪:新理念激发古老梯田活力

农业文化遗产旅游发展需要处理好六个关系

此外,农业文化遗产地在人力资源、市场前景和政策支持等方面具有发展全域旅游的优势。从人力资源看,根据调查,即使在农民工进城务工的现实情况下,农村劳动力整体富余现象依然存在,季节性富余更为明显。

去年4月19日,开垦与唐开元年间、具有1300多年历史的福建尤溪联合梯田被联合国粮农组织纳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一年来,尤溪联合梯田主动融入“清新福建”旅游发展格局,奋力书写“农业文化遗产 ”这篇文章,积极实施“我家在景区”全域旅游发展战略,围绕联合梯田做好农村休闲旅游发展文章,推动旅游开发工作步入快速发展轨道,让“扛起锄头种田地,唱着山歌搞旅游”成为了现实,古老的遗产焕发出新的生机。

全域旅游是指在一定区域内,以旅游业为优势产业,通过对区域内经济社会资源尤其是旅游资源、相关产业、生态环境、公共服务、体制机制、政策法规、文明素质等进行全方位、系统化的优化提升,实现区域资源有机整合、产业融合发展、社会共建共享,以旅游业带动和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一种新的区域协调发展理念和模式。

农业文化遗产地具有发展全域旅游的资源基础

兴化位于江苏省中部的里下河腹部,是全国闻名的农业大市,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市、全国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先导区、全国百强县,还是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自2014年兴化垛田传统农业系统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以来,兴化市委、市政府始终遵循“在传承中发展,在保护中利用”的工作方针,积极培育特色品牌,促进产业富民,让农民在遗产的传承、保护、发展中分享利益,助力乡村振兴。

四是不同从业者的关系。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当地农民会出现分化,一些农民从事旅游接待,一些农民继续从事农业生产,这是自然现象。他们之间会有收入差距,在对社会的认可程度等方面也会产生差距。要想办法让经营农业的农民和经营旅游业的农民之间建立某种良性发展关系。我们在一个农家乐接待户进行过调查,他雇用的人都是本村居民,用的食材都是村里其他农户的产品,这样遗产地居民间就形成互助合作的良好关系,有利于可持续发展。

“全域旅游”的概念是2016年1月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正式提出来的。作为一种新的旅游发展理念,甫一提出就引起政界、学界、业界的广泛关注和社会的强烈共鸣。2018年3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全域旅游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加快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推动旅游业从门票经济向产业经济转变,从粗放低效方式向精细高效方式转变,从封闭的旅游自循环向开放的‘旅游 ’转变,从企业单打独享向社会共建共享转变,从景区内部管理向全面依法治理转变,从部门行为向政府统筹推进转变,从单一景点景区建设向综合目的地服务转变”。

图片 2

“全域旅游”的概念是2016年1月全国旅游工作会议上正式提出来的。作为一种新的旅游发展理念,甫一提出就引起政界、学界、业界的广泛关注和社会的强烈共鸣。2018年3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全域旅游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要“加快旅游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推动旅游业从门票经济向产业经济转变,从粗放低效方式向精细高效方式转变,从封闭的旅游自循环向开放的‘旅游 ’转变,从企业单打独享向社会共建共享转变,从景区内部管理向全面依法治理转变,从部门行为向政府统筹推进转变,从单一景点景区建设向综合目的地服务转变”。

衡量农业文化遗产旅游是否成功的标志是看是否有益于农业文化遗产保护,衡量农业文化遗产保护是否成功的标志是看传统农业生产是否可持续。“处处都是旅游资源,时时都是黄金季节,人人参与旅游发展”的全域旅游发展理念,为农业文化遗产旅游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将有助于农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坚持“保护优先、适度利用,多方参与、惠益共享”原则,农业文化遗产也将成为优秀的全域旅游发展示范区。

挖掘遗产的景观功能,发展休闲农业。兴化将传统的耕种方式与垛田地区万垛耸立、千河纵横的独特地貌相结合,突出“种风景、卖风景、富农民”,造就了“春看菜花、夏观荷花、秋赏菊花、冬品芦花”的四季美景,并将农业生产,尤其是各类园区、特色基地的建设,与科技创新、景观特色、农耕文明、特色民俗、文化艺术等创意元素相结合,建设了以缸顾乡东罗村为代表的一批特色田园乡村和田园综合体,叫响“全域兴化、如诗如画”生态旅游品牌。尤其是将油菜种植与垛田地貌相结合,培植了千垛菜花这一全国最美油菜花海,同时大力发展油菜籽加工产业,实现“春卖花、夏卖油”,将垛田油菜从单纯的菜籽种植,发展到加工、旅游,亩均产值由原来的800元提高到1600元,其中核心区亩均产值达到8000元,成为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典范。2018中国·兴化千垛菜花旅游节实现旅游总收入18.2亿元,同比增长16.7%,促进了“农业 旅游”的发展,直接拉动了全市餐饮住宿业、金融业、娱乐业、交通运输业等许多相关产业,其中景区农家乐经营户纯收入5万-10万元,使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

此外,农业文化遗产地在人力资源、市场前景和政策支持等方面具有发展全域旅游的优势。从人力资源看,根据调查,即使在农民工进城务工的现实情况下,农村劳动力整体富余现象依然存在,季节性富余更为明显。

五是景点与景区的关系。农业文化遗产旅游应避免景点化而应倡导全域景区化,全域旅游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旅游发展全域化”,通过推进全域统筹规划、全域合理布局、全域服务提升、全域系统营销,构建良好自然生态环境、人文社会环境和放心旅游消费环境,实现全域宜居宜业宜游。例如,很多人简单地误认为“哈尼梯田就是元阳梯田”,而忽视了红河、绿春、金平甚至元江、墨江这些文化同根同源、景观各有特色的哈尼梯田的存在,其直接后果就是局部地区因高强度“开发”而造成破坏。

编者按一块石头,一条深藏山涧的溪水,甚至隐藏在古村落间的一块独特的砖石,都是我们人类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动诠释和记忆。无论是“采菊东篙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笔下令人神往的乡村生活,抑或是留存我们记忆中的“小桥流水人家”的乡村景观,均以其独有的人文价值,在记录着我们先祖的生存智慧的同时,也给人类留下了隽永的辉煌历史和灿烂文明。借着国际古迹遗址日,进一步发掘乡村景观遗产的价值,带动乡村旅游融合发展,对于当下的乡村振兴和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灿如烟霞的人类乡村景观遗产如何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我国农业文化遗产为乡村景观的保护发展趟出了新路。

从市场前景看,包括农业文化遗产旅游在内的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近些年快速发展,市场前景广阔。据2017年4月召开的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大会,2016年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近21亿人次,营业收入超过5700亿元,从业人员845万人,带动672万户农民受益。据2018年1月召开的全国旅游工作会议,2017年全国乡村旅游达25亿人次,旅游消费规模超过1.4万亿元,旅游成为扶贫和富民新渠道。

从市场前景看,包括农业文化遗产旅游在内的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近些年快速发展,市场前景广阔。据2017年4月召开的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大会,2016年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近21亿人次,营业收入超过5700亿元,从业人员845万人,带动672万户农民受益。据2018年1月召开的全国旅游工作会议,2017年全国乡村旅游达25亿人次,旅游消费规模超过1.4万亿元,旅游成为扶贫和富民新渠道。

社会联动,让桑基鱼塘系统文化的“情怀”落地。湖州市积极推动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学校对桑基鱼塘的保护工作进行有益探索,唤醒社会各界责任意识,形成保护农业文化遗产的强大合力。建立全国首个农业文化保护与发展院士专家工作站,成立农业文化遗产研究中心,创立桑基鱼塘科研创新中心,系统性开展农业文化遗产的发掘、保护、传承工作。4月21日,鱼桑文化研学院揭牌,将围绕鱼桑文化,开展地理、人文、民俗、非遗、植物、文创、美食、生态八大板块研学实践教育活动,打造成一个让全国中小学生参与实践教育的基地,促进传统农耕文化在下一代的传承与保护。

五是景点与景区的关系。农业文化遗产旅游应避免景点化而应倡导全域景区化,全域旅游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旅游发展全域化”,通过推进全域统筹规划、全域合理布局、全域服务提升、全域系统营销,构建良好自然生态环境、人文社会环境和放心旅游消费环境,实现全域宜居宜业宜游。例如,很多人简单地误认为“哈尼梯田就是元阳梯田”,而忽视了红河、绿春、金平甚至元江、墨江这些文化同根同源、景观各有特色的哈尼梯田的存在,其直接后果就是局部地区因高强度“开发”而造成破坏。

四是不同从业者的关系。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当地农民会出现分化,一些农民从事旅游接待,一些农民继续从事农业生产,这是自然现象。他们之间会有收入差距,在对社会的认可程度等方面也会产生差距。要想办法让经营农业的农民和经营旅游业的农民之间建立某种良性发展关系。我们在一个农家乐接待户进行过调查,他雇用的人都是本村居民,用的食材都是村里其他农户的产品,这样遗产地居民间就形成互助合作的良好关系,有利于可持续发展。

依托遗产的生态基础,培育特色品牌。于750年前形成的兴化垛田系统至今尚有47万亩,其中核心保护区6万亩,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兴化市突出垛田垛美、水美、花美、林美的生态优势,做好“生态 ”文章,“三品”认证数量占食用农产品总量的55%,兴化成为长三角地区重要的优质品牌农产品生产供给基地,全市农民增收30亿元。

按照国家旅游局2003年颁布的《旅游规划通则》的定义,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凡能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可以为旅游业开发利用,并可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各种事物现象和因素,均称为旅游资源。据此,农业文化遗产地的优良生态环境、丰富民族文化、独特乡村景观、奇特地质地貌,甚至地域特色鲜明的农业生产方式和农民生活方式、品种优良的农副产品和康养用品,都成为发展体验、康养等多种旅游产品的重要资源。

六是淡季与旺季的关系。农业文化遗产地因为自然条件的变化、农业生产的季节性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乡村景观的多元性和民俗文化的丰富性,而具有更大的旅游发展潜力。旅游规划者、管理者、经营者要突破传统旅游资源的概念和传统旅游业发展的思维,更多地了解农村地区自然物候与景观的变化、传统习俗的文化内涵、农业生产的节律,开发适应不同季节的旅游产品,设计适应于不同旅游者需求的旅游产品。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本来一年四季因不同季节农事而呈现不同景观的哈尼梯田旅游,陷入“冬季是最佳季节、早上依树看日出、傍晚老虎嘴看日落”的片面简单的认识。

引进锦绣梯田和小禾休闲农庄等优质旅游开发项目,创建联合梯田国家4A级景区,以旅游业带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打造具有三生同步、三位一体的田园综合体。充分发挥久泰现代农业龙头优势,大力发展脐橙、红心柚、百香果等名特优水果,“久泰生态产业园”项目和联合智慧农业产业园项目,总投资额约10亿元。联合镇有序推进东连旅游公路改建工程,加快实施联合梯田核心区水土保持项目、精品民宿、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特色景观带和地质灾害治理等项目,为尤溪联合梯田的保护与开发添砖加瓦,有力推进乡村振兴,2018年联合镇旅游收入达到2500万元。祖祖辈辈与梯田为伴的联合镇农民开始了“我家在景区,荷锄登云梯”的山水田园新生活。

农业文化遗产地具有发展全域旅游的资源基础

三是企业与社区的关系。企业利用现代化管理方式和强大资本投入,推动了旅游发展,但由于一些企业不重视长期投入而只重视短期效益,只重视了规范化的景区管理而忽视农业、农村、农民的特殊性。事实证明,农民通过自身或合作组织在农业生产基础上发展旅游,要比“企业 农户”的方式更有利于遗产保护与旅游发展的协调,更有利于农民文化自觉性和自信心的提升。农民整体迁出造成原居住地过度商业化、农民以土地入股缺乏对土地的亲近感、农民以农场工人形式参与“标准化”生产而缺乏传统技艺的传承,其结果必然是对农业文化遗产的破坏。

注重遗产的科技支撑,提高综合价值。兴化强化科技在遗产保护与发展中的作用,组建了兴化垛田传统农业系统院士专家工作站和保护与发展研究中心,聘请中科院李文华院士团队驻站,为兴化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智力保障,将兴化垛田传统农业系统这一江苏唯一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建成开展农业科技研发的平台,展示农业生态文化的窗口,农业生态文化旅游的目的地和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示范区。委托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编制了发展规划,对遗产的经济、生态与文化价值进行科学研究,形成了综合价值687亿元的评估研究报告,不仅对兴化垛田保护和发展具有重要参考价值,更对全球其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地具有重要示范作用。朱会林

从政策支持看,2015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的意见》就指出,“积极开发农业多种功能。保持传统乡村风貌,传承农耕文化,加强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发掘和保护。”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强调,实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精品工程,切实保护好优秀农耕文化遗产,推动优秀农耕文化遗产合理适度利用。

全域旅游是指在一定区域内,以旅游业为优势产业,通过对区域内经济社会资源尤其是旅游资源、相关产业、生态环境、公共服务、体制机制、政策法规、文明素质等进行全方位、系统化的优化提升,实现区域资源有机整合、产业融合发展、社会共建共享,以旅游业带动和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一种新的区域协调发展理念和模式。

千垛油菜花竞放。张颖峰摄

六是淡季与旺季的关系。农业文化遗产地因为自然条件的变化、农业生产的季节性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乡村景观的多元性和民俗文化的丰富性,而具有更大的旅游发展潜力。旅游规划者、管理者、经营者要突破传统旅游资源的概念和传统旅游业发展的思维,更多地了解农村地区自然物候与景观的变化、传统习俗的文化内涵、农业生产的节律,开发适应不同季节的旅游产品,设计适应于不同旅游者需求的旅游产品。只有这样,才能避免本来一年四季因不同季节农事而呈现不同景观的哈尼梯田旅游,陷入“冬季是最佳季节、早上依树看日出、傍晚老虎嘴看日落”的片面简单的认识。

按照国家旅游局2003年颁布的《旅游规划通则》的定义,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凡能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可以为旅游业开发利用,并可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环境效益的各种事物现象和因素,均称为旅游资源。据此,农业文化遗产地的优良生态环境、丰富民族文化、独特乡村景观、奇特地质地貌,甚至地域特色鲜明的农业生产方式和农民生活方式、品种优良的农副产品和康养用品,都成为发展体验、康养等多种旅游产品的重要资源。

(作者系农业农村部全球/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兼秘书长、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研究员)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新葡11599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乡村景观遗产保护如何创新性发展,农业文化遗